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相信自己

最新最快的影视资讯在线观看下载

 
 
 

日志

 
 

三峡工程成民意宣泄出口 或终变利益集团摇钱树  

2011-06-02 14:57: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月11日,湖南岳阳一农户无奈地面对自家干涸绝收的耕地。新华社发

  □南方日报记者 高国辉 徐滔

  实习生 常仙鹤

  湖北 湖南报道

  统筹:姜玉龙

  ○按照长江委长江科学院副院长陈进的说法,“干旱本来是一种自然现象。在三峡水库建成以前,长江中下游也频繁出现干旱。一般干旱或者较轻干旱2—3年一次;严重干旱大约78年一次。”

  ○就在上个月,国务院首次公开声明承认三峡大坝已造成“亟需解决”的社会和环境问题。几天后,审计署公布了对中国长江三峡集团进行审计发现的31个财务问题。

  ○学者葛剑雄著文:“支持和反对三峡工程的人,都有一个同样的毛病,喜欢将利弊说到极端。这既不利于科学决策,也无益于作出客观的评价,更无助于消除已经出现的弊病。”

  这场50年一遇、直接经济损失超过150亿元的大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结束。

  5月28日下午,湖北宜昌市秭归县郭家坝镇头道河村的陈伯像往常一样在家闲着,持续的大旱已经让他的8亩橘子“颗粒无收”。看着山脚下川流不息的长江,陈伯显然难以接受绝收的现实。“现在气候是越来越异常了,但今年怎么就这么干旱呢?你说是不是因为那个大坝?”

  陈伯所说的大坝就是三峡工程,他家就在大坝上游不远处。如今,长达20多天的补水,已经让这个原本“丰满”的水库“憔悴了一大圈”,但是人们对它的质疑并不因此而少一点。

  郭家坝镇的村民们告诉记者,三峡大坝挡住了外面的活气,凝滞了空气,而且在建设过程中震松了地基,导致地下水下渗,引发了现在的高温和干旱。在长江中下游,“指责”三峡大坝酿成大旱的人也多如牛毛。

  三峡,就这样“义无反顾”地再一次身陷漩涡之中,难以自拔。

  再陷舆论漩涡 坐拥三峡水库也只能让人们“望水止渴”,却拯救不了枯萎的庄稼

  作为三峡大坝的所在地,宜昌市(秭归县)以三峡为荣。但现在,“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或许已无法再让宜昌激动起来了。肆虐的大旱悄然吞噬了这里,坐拥三峡水库也只能让人们“望水止渴”,却拯救不了干涸的土地和枯萎的庄稼。

  5月29日上午,宜昌县中堡村58岁的王大爷看着山坡路边的油菜苗,一筹莫展。“今年种的油菜、玉米、花生都没有收成了。你看,这些幼苗全都快枯死了,长不大了,现在又得重新种。”他告诉记者,从去年9月份一直到现在就下了两场雨,都不大。“去年还下了场雪,但是很小。”

  此前,中央气象台称,造成长江中下游及华南地区出现干旱的主要原因是全球极端气候频发背景下的拉尼娜现象。

  不过,王大爷不这么想。“我听人家说大坝对干旱有影响,但也不清楚,应该是建大坝炸山时把地基震松了,水都渗下去了。我们原来有口老水井。因为地下凿洞震动,水漏没了。”

  村民们有着自己的生活逻辑,“现在天气越来越热了,大坝把气流挡住了,活风进不来,下雨就越来越少。”

  不过,长江委三峡水库管理局副局长王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反驳称,将大旱“归功于”三峡水库的认识是极端错误的。“这种大范围的旱情是大气环流紊乱造成的,而三峡水库显然没有如此大的能量。”

  长期监测三峡对气候影响状况的湖北省气象局武汉区域气候中心主任刘敏表示,按照现有的手段和观测数据,还没有证据表明三峡工程引发了长江中下游的旱情。

  理论归理论,但现实是残酷的。在今年遭灾最严重的“千湖之省”湖北,干涸的湖泊、枯竭的河流、龟裂的土地以及绝收的粮食让人们欲哭无泪。武汉开出租车的司机老赵几乎是愤怒地告诉记者,“上面截我们的水,‘南水北调’还要把丹江口水库的水往北方送。本来土地是要靠水来滋润的,现在两头榨干我们,你说湖北不旱才怪!连傻子都知道!”

  对此,长江委防汛抗旱办公室副巡视员王井泉向记者表示,三峡大坝只是在每年9—10月份左右的汛期截水,而在每年12月到来年4月份的枯季,还会向中下游补水。“这种逆向的调节并不是单向截水。”

  设计者低估问题严重性?事实证明,修建大坝对气候的影响早就超出了10公里圆圈的范围

  秭归县今年大旱让茶叶歉收,南方日报记者在马家湾看到,不少茶农把茶树打剪,晒枯后当柴烧,计划来年再种新的茶树。茶农李婶大告诉记者:“突然碰到这么厉害的大旱,我们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

  实际上,干旱的魔咒早已在中国上空游荡了多年。按照长江委长江科学院副院长陈进的说法,“干旱本来是一种自然现象。在三峡水库建成以前,长江中下游也频繁出现干旱。一般干旱或者较轻干旱2—3年一次;严重干旱大约78年一次。”

  不幸的是,这一“自然现象”在三峡大坝修建以后明显加速,近10年来长江流域更是连续多年出现严重的干旱和河道低水位。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包括今年的大旱在内,过去30年,中国共发生了17次大的旱灾,其中有14次是在近20年,10次是在三峡大坝动工以后。三峡大坝全线建成的2006年,长江不少断面出现“百年一遇”的低水位,重庆、鄱阳湖、洞庭湖等地区都出现“历年罕见”的干旱。

  2009年整个三峡工程竣工后,9月份长江中下游特别是洞庭湖、鄱阳湖、湘江、赣江又发生严重旱情。

  这种情况或许大大超出设计者的意料。当年预定的“防洪、发电、航运”三大主要功能如今都运转正常,却没有料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而设计者们显然低估了问题的严重性。记者掌握的一份《长江三峡水利枢纽环境影响报告书(节选本)》称,三峡建库后对库区及邻域气候有一定影响,但是影响范围不大,对温度、湿度、风和雾的水平影响范围一般不超过10公里,表现最明显的在水库附近。

  事实证明,影响早就超出了10公里的圆圈。即使是今年遭灾严重的郭家坝镇,距离库区亦逾40公里,而四川、重庆至宜昌,距离则已经超过600公里。

  更让人们无法理解的是,今年大旱中五大湖竟集体“深度见底”,为三峡再添“隐痛”。中国地震局地质研究所研究员高建国认为,“三峡工程的运行,打破了湖水原有的吞吐规律:以鄱阳湖为例,每年10月是三峡大坝蓄水期,此时正值江西省枯水季节,鄱阳湖急需江水补充,但结果是,非但得不到补充,反而被长江低水位拉空。”

  面对舆论压力,三峡工程主要设计者、中国工程院院士郑守仁公开澄清说,“不能一遇到极端气候就怪罪三峡工程,恰恰相反,若没有三峡工程,长江中下游的干旱程度将会加剧。”

  不能承受抗旱之重 相对肆虐的旱情,三峡工程在抗旱战场上的作用最多是尽“绵薄之力”

  尽管饱受争议,但突如其来的“50年一遇”大旱还是让人们对三峡水库较往年寄予更多的期盼,希望其挽狂澜于既倒。

  资料显示,三峡水库为中国最大水库,库容量为393亿立方米,其中防洪库容221.5亿立方米,兴利调节库容165亿立方米。

  记者拿到的一份文献证实,三峡水库现有调度按“蓄清排浑”方式运行:每年5月水库开始逐渐腾空库容;汛期过后,水库从10月1日至10月31日蓄水至175米,少数年份蓄水过程延续到11月份;12月至次年4月,水库按电网要求放水发电。

  这意味着,在现有水库特征条件下,三峡水库解决中下游干旱缺水问题的潜力就在于,165亿立方米的库容在6—7个月内如何分配。

  王井泉向记者介绍,目前的《三峡水库优化调度方案》已不能满足现实需要,正在重新修订,新的方案将赋予三峡工程抗旱功能。

  据陈进透露,早在去年初,国务院就已经批准三峡水库增加抗旱功能,与防汛处于同等地位。5月7日,三峡水库启动了今年首次紧急抗旱调度。5月25日开始,国家防总又将三峡水库日均下泄流量加码至约11600立方米/秒。

  三峡水利枢纽梯级调度通信中心5月28日的数据显示,今年以来,三峡水库累计为下游补水约190亿立方米,抬高湖南城陵矶、湖北汉口、江西九江等水文观测站点水位2米左右。

  然而,相对于肆虐的旱情,三峡工程在抗旱战场上的作用最多也只是尽“绵薄之力”。即使是宜昌,迫于旱情压力也不得不启动自然灾害救助三级响应,而在库区所在地秭归县,不少地方出现庄稼颗粒无收的局面,12个乡镇20多万人口受灾。

  水利部防洪抗旱减灾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程晓陶表示,不应对三峡期望过高,长江中下游旱情主要得靠当地汛期降雨来缓解。实际上,三峡水库充其量只是一个大水库。相比于国内其他大型水库,三峡水库的库容量不到2个湖北丹江口水库,3个广东新丰江水库,无法承载民众所寄予的厚望。

  值得注意的是,三峡下泄水流到达目标地还需要一定的时间,不是马上就可以发挥抗旱作用。陈进指出,为了三峡水库抗旱调度有效地发挥作用,必须加强干旱预警预报工作。

  此外,陈进认为,三峡抗旱调度需要设置一定的门槛。“除非严重旱灾,一般性的干旱应当主要通过当地水库、用水需求管理、限制中下游引调水量等综合措施解决,不应该使受旱地区过分依赖三峡水库。”

  三峡迷局离不开“利”字 原本需兼顾防洪、航运效益的三峡大坝会否成为“利益集团”的“摇钱树”

  对于这次50年一遇大旱,尽管外界已经纷纷扰扰,但三峡很淡定,因为它不会说话。

  事实上,三峡这个“迷局”由来已久,自从开始被论证的那一天起,它就一直处在舆论漩涡之中。

  而这一切都离不开一个字———“利”。

  资料显示,三峡大坝工程静态总投资为954.6亿元(以1993年底物价计算),截至2009年底,三峡工程累计完成动态投资1849亿元。

  对于它庞大的投资规模的争议早已有之。著名水利工程师黄万里1993年在对国务院的建言书中写道,“论经济效益,此坝每千瓦造价三四倍于一般大中型坝,可以打破世界纪录,其经济可行性并不成立。”

  然而,黄万里的批评在三峡实际运营5年后得到了有力的反驳。

  根据三峡集团下属上市公司长江电力的2010年年报,三峡—葛洲坝梯级电站去年实现营业收入218.80亿元,营业利润87.83亿元。按照比例计算,三峡电站2010年实现营收183.48亿元,营业利润约73.65亿元。

  但公众关心的远不止这些,旱情中的三峡已然成为民意宣泄的大坝。有媒体质疑,已经拥有一家上市公司的三峡集团,甚至开始促成旗下地产公司的上市,这会否使原本需兼顾防洪、航运效益的三峡大坝成为某些“利益集团”的“摇钱树”?

  就在上个月,国务院首次公开声明承认三峡大坝已造成“亟需解决”的社会和环境问题。几天后,国家审计署公布了对中国长江三峡集团进行审计发现的31个财务问题。

  有批评人士向记者直言,三峡之所以成为迷局,是因为政府对三峡运行的信息不够公开,公众的知情权被剥夺,长江上下游各省之间的蓄放水利益没有经过充分博弈,而且管辖长江流域及三峡的部门众多,缺乏权威和统筹,地方政府也各自为政。

  5月19日,国务院审议通过的《三峡后续规划》给各方带来了很大的期待,规划中再三强调要妥善协调库区与移民、上下游、生态环境的关系。但作为一部行政条例,该规划在权威性和强制性上依然稍显缺失。或许,只有“依法治坝”,为各方利益诉求提供一个长期公平、公开的“角斗场”,旱灾下的三峡争议,才不会再硝烟弥漫。

  2009年,学者葛剑雄著文“支持和反对三峡工程的人,都有一个同样的毛病,喜欢将利弊说到极端。这既不利于科学决策,也无益于作出客观的评价,更无助于消除已经出现的弊病。”

  这句话,事实证明,今天依然适用。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